新闻中心

流量造假见怪不怪的网络乱象,观众还得交多少智商税?
发布时间:2019-09-18 15:01:54来源:博亚体育-博亚平台-博亚娱乐官网点击:16

  流量竟成红与不红的风向标

  小可:现在有一种现象,因为大家觉得有流量,那么这个人就是出名,就是火了,造成现在一些年轻小生觉得只要掏钱,只要砸钱买流量,那么就可以变成一个流量小生,就火了,就可以出名了,就可以靠这个来赚钱了。

  谭飞:其实这个虚假的产业链还不仅是流量,还包括我知道的有些明星。新的明星没红之前,团队或者有人给他设计好,说我们雇一些人去机场接机。

  小可:可若一没才艺,二没演技,就靠单纯砸钱去买流量,然后获得成名的一个梯子而获利。其实我觉得粉丝也不会说跟他太久,可能只能火一阵。

  谭飞:为什么那么多脑残粉在支撑这样一条产业链?首先是年轻人对爱豆的一个崇拜,另一方面是社会中大家可能对诚信不太看重。就像有人说的法不责众,我看到有人骂说张三的粉丝也是这样弄的,为什么你们不去盯张三?当被曝光后,却第一时间不是检讨自己。

  小可: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说别的人也那样。

  谭飞:对,就会说为什么你不去说张三呢?你至说李四,你是不是故意针对,觉得这条逻辑就反映了现在年轻人教育上的一些问题。

  小可:但因为这些事情发生,大众对于娱乐圈这个行业的信任值就一直在下降。比如说最近有什么热搜出现了,比如说有谁火了,可能大家第一直观反应是炒作造假,花钱买的热搜。我觉得这完全是对整个行业、整个社会造成了负面的一个影响。

  谭飞:其实就等于现在的观众难以辨别真伪。所以你说的热搜肯定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但也有很多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名字,怎么可能就上了热搜的前三名?

  小可:现在有一些电影导演或者电影制片方,他会选择找一些流量小生拍电影。可能觉得流量小生会带流量,会带来观众,票房会增加。但用了他之后,发现票房增长反而并没有多大增幅。像今年贺岁档百亿的行列当中没有一个流量小生,那些戏骨微博下边并没有多少人转发和评论,也没有多大热度,不是流量小生,但是观众仍会去买电影票。

  谭飞:流量少不代表粉丝少。其实我跟徐峥聊天的时候,徐峥就说的特别明白。他说其实我们的粉丝是有的,但是我们的粉丝是没有分贝的,他的粉丝都是中年人,他们不靠这种呐喊或者疯狂的转发,或者说造假来显示他的存在。所以很多平台和这种制作机构对流量的特别单纯的判断是不对的。你看濮存昕也说过,我这几年都不演戏,为什么呢?是因为他觉得他没有流量,没有流量平台可能也不愿意找他,他也不愿意去面对这种以流量来取胜的时代。我觉得这背后的悲哀就表明了我们的平台在助长这种唯流量论。但是有时候真不是有流量就能卖得好,你看文俊也跟我聊过。文俊说有一个人原来的片酬是50万一部电影,但当他有了流量之后,可能就几天后他就变成1000万。文俊就很惊讶,说凭什么?你如果能找出证据证明你演的这个戏票房能涨20倍,我答应这个价钱。但是你只能说你流量涨了20倍,你就有这个价钱吗?这一切一切的这种心理基因都助长了大家去做流量。

  小可:行业的环境就导致有一些老戏骨,他并不想当流量小生,只是想好好拍戏,但是现在导演和制片方都说没有流量就不找他拍戏,那他也为了有戏拍,就去买点流量。

  谭飞:这就是现在的现状,是一个特别可笑的阶段。有些老戏骨戏本来演得很好,但是他也为了上一次热搜,以平他内心的危机感。因为好像大家都在做,如果他不做,他这个数据就很难看。所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或者说一个毒瘤,对这个行业是非常有害的。

  

  数据造假背后是利益角逐

  小可:像之前我知道有一个可能性的造假。

  谭飞:不就你的偶像吗?

  小可:对,我的偶像。

  谭飞:你是特别热爱吴亦凡的颜值。

  小可:他在国外的一个音乐榜获得了第一名,过了几天之后官方说他这个数据是造假的。说他的这个销量没有那么高,然后就被取消了第一名。我当时看底下有网友就说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谭飞:我觉得因为吴亦凡是你的偶像,所以你在说到你的偶像的时候,还是有点替他避讳,也看得出为什么说那么多粉丝对吴亦凡这个事其实是有不同意见和争议,是因为粉丝会觉得说,不管怎么样这是我们弄出来的,这数据是真的。

  小可:我确实花了钱给他买上去了。

  谭飞:所以我觉得这个事背后,还是说明是刚才讲的青少年中对诚信的一个认知的问题。如果放到成熟社会,美国人就会很惊讶,所以我觉得这一切的变化是跟中国人的素质和环境共同来决定的,那么这个事的最终改变还是依靠每个人的自我认知。如果粉丝们都成熟了,就不再觉得造假是让偶像最快进阶的一个法宝了,那么这个事就会慢慢减少。我特想问小可你的心态,当你知道吴亦凡这个事之后,你对他的崇拜有所减损吗?

  小可:没有。

  谭飞:这就是我说的心理基因,你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对吧?而且我相信绝大部分吴亦凡的粉丝都会认为,甚至认为这跟他没关系。

  此举影响社会诚信体系

  小可:我觉得大家都这样,可能替他买一张专辑,去帮他冲一下销量榜,我觉得也无所厚非。我觉得我并没有犯什么错,但其实它造成的一个环境是不好的,因为娱乐圈曝光率非常高,他的走向也引导着一些青少年,那如果说大家都去造假,都去说大环境就是这样的,那可能青少年以后步入社会,也会想着是不是我想出名的话,我也花个钱好了,我就不用努力学习了,我也不用用功地钻研专业了,只需要花钱去砸一些什么事情,我就可以得到成功。

  谭飞:这个助长确实是特别不好,比如说我对炒作的看法。恶性造假的循环导致社会诚信体系崩溃,我觉得炒作在影视圈中有时候是需要的,但是这个方法就是说你有8分,你说到10分那个叫炒作。但是造假就是说你有1分,你说到100分,那就叫造假。我们今天谈到的话题更多的是说怎么去面对一个真实和诚信的问题,就是说你如果想红就靠造假,然后平台想获得更多广告商的关注也靠造假,广告商本身也是向社会忽悠。例如请的明星代言人流量非常高,那也是一种造假,在这种造假的恶性循环中,很多人就会觉得假的也没事。这就是《红楼梦》讲的假作真时真亦假。这个情况下我觉得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会面临一个崩溃。而且我知道我们这次谈到的很多粉丝年龄都很小,有些甚至是十二三岁,十二三岁到二十多岁的这么一些年轻人,这是未来中国的一个主流。他们在这样的氛围下,长期面对这样的文化的熏陶,会有什么样的副作用?所以我希望大家通过这期节目也能重新找回我们这社会的基础,那就是诚信为本。追星也要诚信为本,造星也要诚信为本。